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变形遮障 >

念《心经》有什么好处?

发布时间:2019-07-03 05: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审视自己存在的觉士,深刻长久探索到彼岸的智慧,照耀积聚在所看到的、感受、想象、活动、认识都是依靠缘份自然形成。一切事物和现象的苦窘到彼岸了。弟子舍利弗,有形变化着的等同于依靠缘分自然形成的,依靠缘分自然形成的等同于有形变化着的。有形变化着的就是依靠缘分自然形成的,依靠缘分自然形成的就是有形变化着的。感受、想象、活动、认识也像是这样!弟子舍利弗,这里认识十法界不是依靠缘分自然形成的表现。没有生长存在变化消亡,没有洁净没有脏浑,没有一切法的变更,这样因此依靠缘分自然形成的指的就不是有形变化着的了,没有感受、想象、活动、认识,没有六根身体器官的概念、没有六境器官作用的认识、没有十八界所认识对象概念!没有十二因缘轮回猜想!没有四圣谛中苦、贪、嗔、痴的认识,也没有戒定慧方法和八正道的应用。因此众生的觉悟,依据到达彼岸的智慧,所以心中没有牵扯阻碍,没有牵挂扯阻碍,所以没有害怕的东西,远离错误的不切实际的想法,探寻深究真谛。过去现在未来的觉者,依靠到达彼岸了的智慧,因此获得极微极高十法界同为一体大觉悟。因此知道能到达彼岸的智慧,其能破烦恼,神妙难测,这是太阳一样的力量,无人可凌其上的力量,十法界不能与之媲美的力量,可以除去宇宙万有的困窘,千真万确。所以说能到达彼岸的智慧是有力量的语言,有力量的语言就应该说出来:去体验去经历,僧众们去体验觉悟吧、兴奋的呼喊欢迎智慧吧!审视自我的智者,深刻长久的实践认识事物的方法论,遵循这条指引,即大脑机能获得的一切都不是客体实在,这是认识一切困难的根本。像弟子舍利弗这样的聪明人会认识到:眼根所取之境的变化不是客体实在,不是客体实在那眼根所取之境的变化。眼根所取之境的变化本就不是客体实在,不是客体实在就是指眼根所取之境的变化。其它大脑机能也是这样。像弟子舍利弗这样的聪明人已经知道:这就是一切事物和现象的并不是客体实在的认识所谓生长存在变化消亡,所谓干净或者浑浊,所谓认识到的需要修改完善,这些因此都不是客体实在。(那么客体实在)指的是无所谓眼根所取之境,无所谓其它大脑机能的干预。无所谓主体的认识、实践和决定,无所谓客观的认识事物的本来面目,无所谓客体认识和实践的对象,无所谓主观的猜想印象刺激到的感觉。无所谓任何方法纪律。无所谓人类任何认知。无所谓人类任何所得。就是以无所谓得到的一切,(那就是客体实在的本来面目)。因此所有的智者,依靠这个认识的方法论。 所以思考没有羁绊,没有羁绊思维能肆意飞翔。所以没有任何困难恐惧可以阻挡。远离错误的思维方式,探寻真理。以前现在以后的智者们,依靠这个认识的方法论,能够探寻真理极广阔极细微,极过去极未来,永无止境,永不停歇。因此知道了认识的方法论。真是能破烦恼,神妙难测,像光明一样有力量,是无人可凌其上的力量,是全宇宙无法与之媲美的力量,可以除却万有的困窘,这是千真万确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注:古文没有标点符号,与现行通俗版的断句不同,上文并未改变字序,但对断句与段落做了微改,注意段落,注意逗号与句号,注意区分。四、一些说明①一切法不含十二因缘一切法仅指:五蕴(人体机能)、十二处(主体与客观)、十八界(客体)。十二因缘属于(主观),不属于一切法。②佛家的不可知论,即人体感知的局限性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与“诸法空相”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就是人类所认识到一切事物和现象的并不是客体实在的认识。人类听不到海豚能听得到的声音,人类看不到苍蝇能看得到的世界。我们通过机器能观测到我们所不能观测到的数据。人类只是在用人类的能力观测这个世界。这就是客体世界的不可知性。有个观点是这样的:人的知识就像一个圆,圆圈外是未知的,圆圈内是已知的,你知道的越多,你的圆圈就会越大。圆的周长也就越大,于是,你与未知接触的空间也就越多。那么佛家的观点就是,即使圆内的内容,也只是人类依靠自己的标准观测到的世界,并不是世界的实体,所以“诸法空相”。五、字义注解详列,及引申义“摩诃”,(杂语)Maha,又作莫诃,译大,多,胜。引申义:正确,合理“般若[ bō rě ]”,梵语Prajna,本义为“智慧”。引申义:方法“波罗”,汉译为“彼岸”,完整的发音是波罗蜜多(paramita),“蜜”译为“到”,“多”是词尾的拖音,译为“了”。汉文合起来是“到彼岸了”。在汉语使用中,也常省掉尾音,就成了“波罗蜜”。引申义:获得“波罗蜜多”,梵文Paramita,意为“度”,“到彼岸”,即是从烦恼的此岸度到觉悟的彼岸。引申义:认识“心经”,“心”意为核心、纲要、精华,“经”南北之道谓之经。引申义:论点“唐”,唐朝(618年—907年)“三藏”,即《大藏经》,是汇集佛教一切经典成为一部全书的总称,又称为「三藏经」,分别称为经藏、律藏和论藏“玄奘”,人名,(602年~664年),本名陈祎(yī),唐代著名高僧,法相宗创始人,被尊称为“三藏法师”“观”,时时看着念头的起处,作观照、审视、审察等解“自”, 作“自己”讲,引申义:自我本体。自我(意识、灵魂)、超我(道德)、本我(本能欲望)“在”,存在解释“菩萨”,是bodhisattva的音译。 意为“觉有情”、“道众生”, 汉译又作“开士”、“大”、“觉士”等。 有自觉觉他, 导引众生开悟的意义。引申义:聪明人,有学问的人“观自在菩萨”(梵文:Avalokiteśvara),观自在就是观世音,前者为玄奘翻译的,后者为鸠摩罗什翻译的“行”, 即精神活动支配行为。引申义:实践“深”,深刻。引申义:探究“多时”,长久。引申义:反复“照”,光明所到, 照耀。引申义:遵循“见”,见识。引申义:认识“蕴”,的意思是指“蕴集”、“积聚”。引申义:机能“五蕴”, 梵文Pancaskandha的意译, 也称为“五众”、“五阴”, 实指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五者。引申义:人类大脑机能,记忆聚集。“皆”,尽、全都“空”,梵文Sungata(音:舜若多)的含义是 “性空”,‘色即是空’这句话里的‘空’,原文不是Sunya,而是Sunyata。接尾的ta的意思有性质、实在、形态等义。空与空性是有着不同的意义的。唐三藏将此处翻译成空,实为“性空”。《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对“性空”的解释是:“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缘起性空”,众缘合成一切事物,其性本空,无自体可得。自体,一种不依条件(缘)的独立存在的“自性”,自性的含义是自己有、自己成、自己规定自己、本来如此、实在恒常的意义。“无自性”,即“性空”。引申义:“自体”,即客体实在,“无自体=无自性=性空=空”,即不是客体实在。“度”,梵语“Pāramitā 波罗蜜多”。引申义:解决“一切”,一切法、诸法,就是“一切事物”或“宇宙万有”的意,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表示一切法。“十法界”,佛教术语,将佛和众生分为十界。十界分别是指:地狱法界、饿鬼法界、畜生法界、阿修罗法界、人法界、天法界、声闻法界、缘觉法界、菩萨法界和佛法界。前六项称为六凡,后四项称为四圣,合称为六凡四圣。无量无边的相是一个体,一个体变无量无边的法相,概括缘生事物三个特点,就是佛教小乘三法印:1、一切无我;2、诸法无常;3、涅盘寂静。佛教发展至大乘,将无我、无常、寂灭归为空性。故将三法印演进而为一法印,即一实相印。这一实相,就是性空。以是空性,成就万有一切。引申义:存在“苦”,佛家对人生组成的七种痛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引申义:困难“厄” [ è ],艰难窘困,窘苦。引申义:困难“舍利子”, 即舍利弗, 梵语Shariputra(舍利弗怛罗)的音译略称。 释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 敏捷智慧, 善解佛法, 被称为“智慧第一”。 舍利弗是智慧的象征, 故佛在此称呼他, 意在告示:般若波罗蜜多法门, 非有深心智慧者而不能得入之。“色” ,梵语ru^pa,巴利语同。ru^pa系自 ru^p(造形)之动词语根变化而来,故含有‘有形状’之意。又谓 ru^pa是由 ru^(坏)之动词语根转变而来,有变坏、变化之意。广义之色,为物质存在之总称。狭义之色,专指眼根所取之境。引申义:相对运动(变化)的客体,相对静止(眼界映射)的本体,(本体在他人位置即客体),总称:不以意识为转移的客体实在。“不”,不是,否定。谓某些人所说的。含不承认之意,不足道;不在乎。“不异”,没有差别,等同。引申义:是“即”,副词,那就是说,那就是解释,例:民死亡者,非其父兄,即其子弟。——《左传·襄公八年》“是” ,代词,这样,这里,此,属于,正直,含义:是=以意识为转移的。“即是”,正是(只能跟名词)“受”,作为“领纳”义解。 即领纳感受种种境界。引申义:感性“想”,是思想, 由六根感触种种境界, 心中思想种种相貌形状。引申义:记忆认识“行”, 即精神活动支配行为。引申义:实践“识”, 指对所感觉的对象分别所起的认识作用。引申义:逻辑分析“亦”,也“复”,又,再“如”,像“亦复如是”,读音yì fù rú shì,汉语成语,也像是这样。同样如此。“诸”,众,许多“法”佛教中的“法”字:梵语是“达磨”(Dharma),具有“任持自性、轨生物解”的作用,为人们所认识的一切事物和现象,就称为法。“相”:巴利文与梵文:lakṣana,或nimitta。指能表现于外,由心识观察描写的各种特征。能被六根与六识所认识的特性。六根是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是视、听、嗅、味、触、意,六识发动六根而接触六境,六境映入六根而由六识判别及记忆保存,再从六识的记忆保存中显现出来就是相。引申义:“相”指“观、认识”。即主观或客观。“空相”,梵文śūnyatā-lakṣaṇā。因缘生之法,无有自性,是名空相。“实相”为佛教专用术语。指称万有本体之语。其他所谓一实,一如,一相,无相,法身,法证,法位,涅盘,无为,真谛,真性,真空,实性,实谛,实际,皆是实相之异名。小乘以“我空”之涅盘为实相;大乘则以“我空”、“法空”之涅盘为实相引申义:客体实在,真理。“我空”,本体真理,我从哪里来,意识是什么。“法空”,客体真理。时间是否有长短,空间是否有尽头,过去的时间在哪里开始,未来的时间从哪里消失。“生灭”,佛教语。依因缘和合而有,谓之“生”;依因缘离散而无,谓之“灭”。生灭二字,包括着“生、住、异、灭”四字,每个字表示一种相状:一个现象的生起叫做“生”;当它存在着作用的时候叫做“住”;虽然有作用而同时在变异叫做“异”;现象的消灭叫做“灭”。此即“无常”“垢净”。“垢”是污垢的垢;“净”是相对来说,垢去了,它就净,因为有了垢就有了净,无垢无净。这个污垢去掉了,就“明存”。佛言:如人锻铁,去滓成器,器即精好。学道之人,去心垢染,行即清净矣。“增减”,指真如、法性或法界。谓法身乃不变、常住、遍一切处、不增一法、不减一法。“是故”,这,因此,所以“故”,连词,因此,所以——表示因果关系,例如:夫秦无道,故沛公得至此。——《史记·留侯世家》“中” ,指事“无”,没有,与有相对,指相对于‘有’之‘非有’,亦即相对于‘存在’之‘非存在’。引申义:不是认识到的客体实在。“眼耳鼻舌身意”,称“六根”, 梵文为Sadindriya。 也称为“六情”,为“十二处”的“内六处”, “十八界”的“六根界”。引申义:指对客体有认识和实践能力的人,是客体的存在意义的决定者 (主体)。“色声香味触法”,称“六尘”又叫“六境”,为“十二处”的“外六处”,“十八界”的“六境界”。引申义:在意识之外,不依赖主观意识而存在的,按照事物的本来面目去考察,不加个人偏见(客观)。“无眼界, 乃至无意识界”,此处所说属“十八界”,依次为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意界; 色界、声界、香界、味界、触界、法界;眼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意识界。这里的“乃至”是举十八界的首尾,将中间的各界省去了。根界生境界、境界生识界,依靠大脑机能,循序渐进,互成因果,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表示一切法。引申义:主体以外的客观事物,是主体认识和实践的对象(客体)。“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此处讲十二因缘。这十二支为: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称“十二支”。据《俱舍论》卷九说,十二支的关系是:(1)无明:就是不明,乃一切烦恼的总称。于缘起性空无所明了,因而妄生一切执著,此谓“无明”;(2)行:造作义,指一切行为,即依无明所造的善恶业;(3)识:业识,此识随业受报,为过去业力所驱,挟持所造善恶种子而来投胎;(4)名色:名指心识,色指形体。由于一念爱染投入母体为名,成胎后为色。所谓心物和合而成胎,胎相初成叫做“名色”。(5)六入:即“六根”。在母胎十个月的中间,由名色渐渐成长到六根完备,于出胎后对六尘境有互相涉入的作用,故名“六入”;(6)触:即接触。根、尘和合而成触。指出胎后六根与一切外境之接触;(7)受:即领受。根境相对于违顺二种境界上,生起苦乐二种感觉谓之“受”,此即为对境所起的一种情绪;(8)爱:即贪爱。对于五尘欲境,心生贪著,此即为对境所起的一种贪染心;(9)取:即妄取,追取。遇喜欢之乐境则念念贪求,必尽心竭力以求得之而后已,遇所憎之苦境则念念厌离,必千方百计以图舍之而后已,此即为爱染欲境的一种趋求。(10)有:即业。即有因有果,由前际因(爱取),生后际果(生老死),业力牵引,因果不亡,遂演成三界轮回的事实来。此为所作业力感报的一种规定;(11)生:即受生。以现在所作之业为因,依因感果,必招来世受生,此即为未来受报的一种活动;(12)老死:即老耄和死亡。诸根衰败叫做老,身坏命终谓之死。有生就不能不死,四大和合的身躯自然从少到老,无常转变必至于死,此即为未来受报的一种结果。此下二支为一个总的因果循环链条,每两支间顺序成为一对因果关系,而配合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又可以概括为两重因果:由无明、行两支作为过去因,识、名色、六入、触、受五支则成为现在果;由爱、取、有三支作为现在因,行、老死则为未来果。此称三世因果两重因。佛教认为,任一有情生命个体,在未来得到解脱之前,均依此因果链条的力量在三世和六趣中间流转,永无终时;而人类社会中的一切不平等现状,也都可以从这一因果系列得到根源性的说明。引申义:受个人偏见或局限性所限定的一特定的人所特有的主观印象,由大脑或感官感觉内部的条件而引起,而不是由外界刺激直接产生的主观感觉(主观)“无苦集灭道”,四圣谛迷界果:苦谛——苦当知生——初出母胎,冷风割体,烦恼业力,众苦交集老——颜衰色变,体力减退,举止言行,皆不如往病——四大不调,精神欠佳,身心受病,苦痛无安死——五蕴分散,神识相离,茫然自失,业境现前爱别离——亲族朋友,名位权利,一切爱乐,离失之时求不得——一切荣乐,可爱诸事,心生欲望,求之不得怨憎会——怨家仇人,及诸事物,相遇会见,心生不安引申义:困难 烦恼 正视 怀疑精神。因:集谛——集当断贪——名利财色,一切贪欲——戒嗔——嗔恚忿恨,嫉妒不平——定痴——事理不明,迷暗愚昧——慧引申义:冷静分析,系统综合,抽丝剥茧,运筹帷幄,当机立断。悟界果:灭谛——灭当证无明烦恼,集谛业断,我法执除,贪嗔痴尽生死解脱,众苦云消,得寂减境,安住涅槃引申义:去伪存真,实事求是,批判。因:道谛——道当修正见——正解佛法,远离唯神唯我唯物等迷谬妄见:正义正思——远离邪妄贪欲,希望慧命增上,道业早成:理性、不迷信正语——远离虚言妄语,诽谤戏论:求真、实践正业——严持律仪,行为如法正当:友好协作、奉献开放、正命——常存道德观念,谋求正当职业,以维生命:持之以恒,。正勤——自信自尊,勇猛精进,修学戒定慧:勤奋探索正念——正心诚意,远离妄想颠倒,不失正念:刻苦专一的钻研正定——磨炼身心,发出真正智慧,养成圆满人格:安定不浮躁引申义:对不同意见采取宽容态度,不迷信权威;创新进取的精神,正义 理性 修身 勤奋 持之以恒 钻研 专一,。坚持“无智亦无得”,“智”作“般若”解。亦即智慧、妙智。“智”为能求的心,引申义:人类的标准规则认知;“得”为所证的佛果或者所求的境界。引申义:获得。“无以所得”略称“无得”。以法性本空而不可得,故心不存有得之念。《维摩诘经·问疾品》:“何谓病本,谓有攀缘,从有攀缘,则为病本。何所攀缘。谓之三界。云何断攀缘,以无所得;若无所得,则无攀缘。何谓无所得,谓离二见。何谓二见,谓内见、外见,是无所得。”所谓“攀缘”,指认识主体能动地去追求和把握外在世界,即攀取外界为所缘,从而被其制约。断绝“病本”之路,在于泯灭主、客的区别(内、外二见),心无所动,是谓“无所得”。引申义:客体无法认知,主体亦无法认知。不承认终极真理“菩提萨埵”全称“菩提萨埵摩诃萨”,意为“大菩萨”,梵文应为Mahabodhisattva。直译为“大觉有情”、“大众生”。“萨埵”[sà duǒ],意为“有情”或“众生”。摩诃萨指有大心,能救度极多众生,便得度脱生死的菩萨。“摩诃萨”,汉语拼音是(mó hē sà)。摩诃萨埵之略称。旧译曰大心,又曰大众生。新译曰大有情。有作佛大心之众生,即菩萨之通称也。“依”,作“依靠”讲;引申义:根据“心无”,心里没有。“挂碍”,“挂”即牵挂;“碍”即妨碍。意谓由于物欲牵挂妨碍,所以不得自在;引申义:阻碍、困难“无有”,没有,不会。“恐怖”,即惊恐怖畏的意思,心中惊慌,当然不得安乐;引申义:张皇失措“远离”,避开。“颠倒”,不平顺,不安定。引申义:错误。“梦想”,不符合真实的妄想,错乱之想;引申义:不切实际“究竟”,达到至极地位。引申义:终极“涅盘”,梵文名Nirvana。通常译为“灭度”、“寂灭”、“解脱”,也译为“圆寂”。引申义:真理“究竟涅盘”,是大灭度,大,谓其法身清净圆满,普遍显现于一切方所。由其无处不存,所以为“身”。“灭”是解脱,摆脱世间一切事物的妨碍,心中没有欲念,故谓之“灭度”,也即是“般若”,为六度之一,即照破众生长夜痴暗的智慧光明。引申义:普遍正确的真理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即佛陀,意为“觉者”或“妙觉”,这是出世的圣人的极果。“觉”有三种意义,自觉、觉他(使众生觉悟)、觉行圆满。按佛教的说法,阿罗汉具自觉其一,菩萨具自觉、觉他两种,只有佛具有三觉。“三世诸佛”,即过去、现在、未来等三世的一切诸佛。此处含有“十方三世”的意思。这一佛教用语,大致相当于今天我们所说的一切时间和空间,这也就是佛教所看待的时空宇宙。引申义:一切智者“依”,根据、依从、学习“阿耨”,佛教语。意译为极微。今译为原子。“多罗”,梵文Pattra的译音。亦译作“贝多罗”。树名。即贝多树。形如棕榈,叶长稠密,久雨无漏。其叶可供书写,称贝叶。“阿耨多罗”,“无上”之意(阿耨为无,多罗为上)“三藐”,是“上而正”之意“菩提”,梵文Bodhi的音译,意思是觉悟、智慧,用以指人忽如睡醒,豁然开悟,突入彻悟途径,顿悟真理,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等“三菩提”, 是“普遍的智慧和觉悟”“三藐三菩提”,佛教语,梵文Samyaksambodhi的音译。指佛陀所证的“等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梵文Anuttarasamyasambodhi的音译。意思是“无上正等正觉”,即最高的智慧觉悟,是只有佛才能够有的能力“无上”,指其至高无上,无人可凌其上;引申义:穷极客体/主体/微观/宏观 彻底“正”者,不偏不邪之义;“等”,指十法界同为一体。引申义:系统\完全“正觉”,就是佛智,不同于凡夫外道的见解,或称作“一切种智”,是十方三世的一切诸佛修行所得的智果;引申义:真理通俗的讲就是:对待事物、人 ,不以自我为出发点,完全、彻底、系统、客体及细微/宏观地去认知、实践、验证,产生正确的理解,从而处理问题,得出的圆满结果所显现出的智慧。引申义:非常、很,十分。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知”,总结前面说的般若功用,引起后面所说的般若利益。“咒”,也叫“总持”,梵文为Dharani,音译为“陀罗尼”。意思是“有力量的语言”,“能成就除恶生善的事实”。引申义:定理“大明咒”,谓其能破长夜痴暗,照彻一切皆空,无所遮蔽,如同日光照世,引申义:经得住检验“无上咒”,指世间出世间无有一处超过此法门,若依此法门修行,便能证得“无上”的佛果;引申义:无法超越,绝对客体不可知。“无等等咒”,不具有一体的全部适用心经,引申义:广泛性,真理面前一律平等。“真实不虚”。千真万确。引申义:客体绝对实在,不是主客观认识的自我创造。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梵文原文【गते गते पारगते पारसंगते बोधि स्वाहा】“揭谛” ,亦有叫做“揭帝”,读作gā dì ,佛教语,去、去经历、去体验的意思“僧”是梵语“僧伽”的简称,意译为“和合众”, 即指信奉佛陀教义,修行佛陀教法的出家人;“娑婆诃”又作苏婆诃,娑婆诃,莎缚诃,萨婆诃,率缚诃,娑嚩贺,苏和诃,馺婆诃,馺皤诃,沙诃,娑诃,莎诃,司哇哈,梭哈等,真言之结句也。《大悲咒》上有十四个「娑婆诃」,每一个娑婆诃,都有六种意思;成就 、吉祥、圆寂、息灾、增益、无住。“萨婆诃”是一种喜悦或兴奋的呼喊,就像“欢迎!”或“Hallelujah!”。梵音是同一个,都是Svaha

http://trejoramos.com/bianxingzhezhang/22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