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便于携行 >

‖尸官经年‖携伴同行后没有了吗?啊啊!!揪心啊!结局为什么没

发布时间:2019-08-06 18: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夕阳映照小村,几缕炊烟寥寥,河边的大柳树下围站了二十来个幼童,有男有女,都全神贯注地听[夫子]讲课,那所谓的[夫子]着一身雪白的短衫裙,腰间裹着宽宽的红缎在背后打了个大花结,乌黑油亮的头发歪歪束在头顶侧边,粗粗一条马尾滑过胸前一直垂到膝盖处,每说一句话,发梢就跟着脑袋左摇右晃,怎么看都还是个十四五的幼稚少女。

  只听她脆生生地道,[…人死无魂,只留一具躯壳,肉身已死,魂魄仍在即僵尸,魂魄依附活人肉躯即鬼上身,魂魄依附死尸即借尸还魂。人说,是鬼三分毒,是尸九分恶,鬼乃无身有心,不经附身便无法伤人,尸则是有身无心,死尸无阳气,阴阳不调和,魂魄对阳气本能地需求促使尸身去杀害所有的活物,也就是吸食活体的精气来维持死体的存在……]

  说到这里她停了会儿,滴溜溜转着眼珠,抬手伸出食指朝下巴上一戳,装模作样地晃晃脑袋,才又接着道,[我说是尸九分恶,那余下来的一分呢,当然就是不恶的那一群……]

  站在最前面的小男孩伸手指指前面,插口道,[是不是就像穆姐姐后边儿的那一个?]

  女孩儿愣了一下,转头看向身后高壮的青衫男人,那男人肤色若铁,一动不动,直挺挺地站立着,额上贴的黄纸盖住口鼻,只能看到一双木然的眼睛直视正前方。

  这年头管收尸整尸的叫棺材匠,靠着死人混口饭吃总不见得多光鲜,可干尸官这行的风光多了,他们也管收尸整尸,但收的整的可不是死尸,得能跳会动的那种。棺材匠哪敢整那玩意儿,就算侥幸碰上个不会咬人的,想想在净身缝头的时候被那死东西瞪着双眼猛瞅,寻常人哪受得住?多来几次不吓死也给吓出毛病来了。

  这时候就得找[尸官]来合个眼,送个魂儿,再交给棺材匠整治。再说这[尸官]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百姓有官家罩着盯着,尸么,当然也得找个主来管管,有些地方管[尸官]叫僵尸头子,这叫法倒实在,因为做[尸官]的除了得有些降妖伏魔的江湖把式,至少还得再配备一个[行头]――就是被[尸官]以符咒操控的僵尸。

  在给小娃儿们普及知识的女孩儿名叫[穆经年],像是刚入行没多久,就带着一个行头,瞧她衣着朴素,也不像能捞到银两的大师傅,身价估摸也就比棺材匠高那么一贯铜钱。

  且说经年朝着自个儿的行头瞅了许久,弯腰摸摸男娃娃的头,笑道,[是啊是啊,不恶的那一群当然都是被像姐姐我这样的尸官收服了。]

  另外一个男孩歪过头,不屑地嗤了一声,[尸官有什么了不起,俺长大了要做道士!]

  经年倒竖双眉,一拳头捣向男孩的头顶,一边捣一边大声嚷嚷,[瞧你这啥出息?只会念念经,赶赶孤魂野鬼的臭道士哪有尸官来得威风?当那种只会招摇撞骗混口饭吃的贼褂子有啥了不得?咱今儿就叫你瞧瞧啥叫真本事!]

  那男孩一看经年从怀中掏出画符红笔,马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抱住她的手臂,[穆姐姐,俺知错啦知错啦,甭再拿符定俺,俺昨儿都罚站了一下午,腿到现在还麻着呐!]

  经年哈哈一笑,把手上的粘粘虫扯下来往地上一按,捏捏他的鼻子,[臭小子,谁叫你跑田里给王大叔捣蛋!光罚站还算便宜你了!]

  那男孩眨巴眨巴眼睛,吱吱唔唔地不敢再说话,倒是旁边一个穿红布衫的女娃儿开口了。

  [穆姐姐,穆姐姐。]她拽着经年的上衣裙摆,笑得眉眼弯弯,[你是很厉害的尸官吗?]

  经年直背挺胸,双手往腰上一叉,[当然!!你穆姐姐我是天下第一的大尸官啊!]

  那女孩咽了咽口水,瞟了一眼她身后的青衫男,苦着脸问道,[听说了不起的尸官都有好多僵尸,怎么姐姐你只有一个呢?]

  这一问可叫经年的脸青了半边,只见她摸摸后脑勺,干笑数声,眼珠子转了几圈,突然站起身退后两步拍拍青衫男的手臂,仰起头,鼻子朝天道,[别说一百个,成千上万都比不上姐姐我的这一个!]

  说完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对后面大叫,[姐姐我还有要紧事,剩下的过几天再讲!!]

  孩子们看着一前一后远去的背影。齐声叹息――〔穆姐姐...老招了......〕

  潺潺的月光洒落,白雾柔和地覆盖整个村落,没有灯火也不会显得漆黑一片。经年站在村口的土坡上,遥遥望着下面,风吹过时,掀动衣物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当时路过这村子只为求一宿安睡,村人得知她的身份后热情地一再挽留,这一住竟不知不觉耗了近半年,而这村子民风质朴,安定平和,每天除了帮村人收收粮食,就是教孩子们一些必要的知识,时间一长,竟也喜欢上这般清闲的日子。

  她看向身旁的青衫男,微微一笑,叹道,〔真想一直留在这里...是不是啊?五爷?〕

  尽管知道那青衫男只是一具依照符咒行动的僵尸,经年仍然能对他自说自话地侃上半天,日日如此,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虽然旁人看她这样总指指点点,但经年权当没看见,该说啥还是照说不误。

  只见她拉拉青衫行头的袖口,喃喃低语,[呆得时间越长越坏事,咱还是只能跟着尸五爷您走南闯北,唉……也不坏呀……]

  说着她猛一扭头,转身往村外走,那被称作〔尸五爷〕的僵尸在她转身的时候也伸出手臂,跳着跟在她身后。

  〔我说五爷,有没有能让您正常走路的符咒啊?改明儿经年去试着做做吧,您这样我看着都累......〕

http://trejoramos.com/bianyuxiexing/48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