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变战 >

重生之官场风流 正文 第三五二章 什么人啊t

发布时间:2019-08-29 23: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安田镇原本只是个小村庄,也是得益于华海经济的高速发展才在最近几年由附近几个小村庄合并而成的,按照华海市委市政府的统一规划,这里因为跟苏东省毗邻,原本在华东县的很多高科技农业资源都被搬迁到了这里,现在已经建成了华海最大的蔬菜及肉禽类种养殖基地,算是华海唯一仅剩下的还跟农业沾点边的地区。当然了,华海现在将近1400万人口,光凭这一个小镇的生产加工能力,是远远满足不了华海市里每天的菜篮子供应量的,因此很大程度上,这里算是一个中转站,每天都会有很多农副产品从苏东等相邻省份源源不断的通过这里进入华海,最终进入到千家万户的菜篮子里头。

  陈扬对于民生工程向来是极其重视的,只不过今天他此行却并非是过来考察此处刚刚建成没多久的那股全华东华南地区最大的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的,他的目的跟军分区有关,就是属于军分区的那几块将近百亩的闲置营房及家属区。

  来这儿之前,陈扬本来是打算好好实地去走走看看的,看看能不能想出点办法把这块军区自留地给收到政府里来,但他没想到中途出了点岔子,正好让他遇上了田老总的公子,也算这田公子倒霉撞他手里了,却是不经意间让他解除掉了一个潜在的隐患,现如今田老总已经灰溜溜的从华海铩羽而归。陈扬却是没什么必要再去到军分区的家属区去实地考察了。接下来让市里出面跟军分区协商一下,尽快把这块闲置土地转到地方上来,以现在市政府的财力。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这样一来,也免去了某些居心叵测的人老是把目光盯着这块闲置军用地皮了。

  当然了,陈扬心里其实很清楚,即便他能够在华海挫败某些野心家的发财梦,但放眼全国范围内,他能做的其实并不多,至少。现在的他能做的也仅仅就是这么多罢了。

  站在安田一处地势最高的小山上,陈扬凝视着远处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高科技大棚复合养殖基地。久久的不发一言。

  良久之后,他有些郁结的心境才渐渐的明朗了开来,是啊,在当前这个微妙的阶段。只要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其实就已经足够了,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所有的一切隐蔽在阴暗角落里的罪恶会被曝光在世人面前,自己现在倒是有些庸人自扰了。

  一直紧跟在陈扬身边的林语能够最清楚的感觉到陈扬情绪当中哪怕最微小的一丁点变化,察觉到陈扬的心境逐渐开朗。目光中的神采再次飞扬起来之后,林语也仿佛感同身受一般的心情大好了起来,她故作委屈的撒娇问道:“老公。咱们还得在这儿站多久啊,人家都饿坏了呢。”

  陈扬闻言才转过头来,一脸笑意的伸手掐了掐林语滑嫩的脸蛋:“早叫你先跟老潘一块去吃点东西了,你偏不肯,还说自己一点儿都不饿,怎么。现在饿了反倒是怨气我来了?”

  林语被心上人取笑也不气恼,反倒是亲昵的上前搂住陈扬的胳膊。道:“人家现在就是饿了嘛,反正你现在得陪我去吃饭去,还有啊,人家也不是小女孩子了,你以后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掐人家的脸了。”

  “呵呵,那可不行,再说了,我要不掐的话,难不成你还想让别人掐吗?”陈扬笑着又掐了一把林语吹弹可破的脸蛋儿。

  对于陈扬来说,有美相伴的快乐时光总是短暂的,林语在华海待满了两天假期之后就不得不在陈扬的要求下回团里头报到去了。尽管在这两天里陈扬已经尽量抽出空去陪她了,可她离开华海前那一脸无限依恋的失落表情,还是让陈扬在工作之余每每想起来时,仍是感慨万分。

  当然了,生活还得继续,对陈扬来说,更是如此,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现在的陈扬,已经算是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了。

  而这段时间接连发生的一些事情也在林语离开华海不久接连发酵,隐隐有在华海掀起一场轩然大波的态势,可最终却因为某些方面的沉默而不了了之。

  首先是关于军分区司令员,华海市委常委张元同志的问题,自打那次在陈扬主持召开的紧急常委会之后,华海市委很快就形成了一份专题会议文件交到了中央,但很快张元依附的某些政治力量立刻展开了活动,可由于华海这边在陈扬的主导下,对张元同志的问题定性极其恶劣,尤其是文件里附带的几位重量级常委的自我检查书更是让该问题没有任何斡旋余地,最终还是没有保住张元的军分区司令及常委位置,事情过后不到半个月,张元便被调到了西部某军区任了一个闲职,虽然其军衔级别没降,但可想而知,他的政治生命也算是彻底的走到了尽头,而以后留给他的,恐怕只能是对陈扬这个毁了他一辈子的人的无限怨念与悔恨了。

  而紧随其后的则是关于那俩日本小情侣的问题,在华海公安机关的强大政治感召力的影响下,俩位日籍友人很快就交代了各自的问题,他俩老实交代了自己在中国求学多年的真实目的,主要就是通过结交一些所谓的上层人士而达到他们窃取中国国内一些重要的金融情报的目的。也就是所谓的商业间谍,鉴于证据确凿,他俩为了免去暂时的皮肉之苦。在一份他们自己都看不太懂的口供上签字画押,很快,他俩便被移交给了国-安方面,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悔恨以及更加让人生畏的残酷刑罚。当然了,华海警方这些举措无疑激起了日方的强烈抗议,尤其是两人身后的家族财团,更是不遗余力的想尽办法要营救他俩。但可惜的是,在这两个软骨头亲笔签字画押的口供面前。哪怕他俩家里再有钱,也很难把他俩从国安捞出来了。

  对陈扬来说,这俩货色只是个题外话,完全是由他埋藏在骨子深处对日本人的那种彻头彻尾的民族仇恨而起。加上这俩倒霉蛋天堂有路不走,偏偏要一头撞到陈扬跟前来,那就只能怨他们自己不长眼睛了。

  而最终等陈扬把这一连串事件联系在一起之后,他才隐隐发觉,所有的这些事情,似乎都跟市长林坤多少有点关联,尤其是那俩日本情侣背后的家族财团,更是在林坤的主导下来华海考察投资环境的,虽然这件事彻底黄掉了。但陈扬还是对林坤多少有了点不太一样的看法,首先,此人确实很有点能力和决断力。从他能够及时的跟田老总以及两家大型日本财团迅速撇清楚关系就能看出一二来,其次,林坤这种没多少原则性一心只想把自己的政绩搞上去的做法,也让陈扬心里很有些不舒服,毕竟到了林坤这个层面的干部,跟那些基层一心搞政绩工程的干部有着天渊之别。很多时候,到了林坤这个层级。考虑问题显然要深远得多,否则一旦做出任何错误决策,损失的也比基层干部要大得多,恐怖得多。

  只是陈扬虽然有所察觉,但对于林坤,他还是想先察其言,观其行再决定如何跟其相处,毕竟不管怎么样都好,只要自己还待在华海,任凭林坤再怎么折腾,也还是翻不了天的,反之,倘若自己贸贸然的去动林坤,就算真能很轻易的拿下他,想必也会给上面一个自己不能容人的不良印象。

  也正因为这样一种考虑,接下来的时间里,陈扬一直都很低调,对于市政府方面的工作他也始终秉承着信任,放手让他们去做事的包容态度,对市政府提出来的一系列新的发展规划,尤其是关于重整华海老城区的大型项目提议,在市委常委会上也顺利获得了通过,这让林坤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原本还以为需要经过长时间的艰苦卓绝的斗争才能争取下来的大项目,没想到市委这边,其实主要也是陈扬居然没怎么多想就点头同意了。

  在紧张忙碌的工作当中,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七八月份的盛夏时节,身在国内经济发展中心国际化程度颇高的华海,走在街上,随处可见穿着时尚打扮入时的美女帅哥,尤其是到了夏季,街头巷尾的美女多得更是让人目不暇接,跟冬天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让人不由得直感叹这年头咋那么多美女呢?

  此刻,华海市委,陈扬的书记办公室里也坐着大大小小三个美女,不同的是,其中两个年纪很轻的小女孩穿着清凉,都是一袭*的短裙长靴打扮,脸上浓妆艳抹,看起来似乎是刚从夜店里头溜出来的一样,另外一个年级稍大的美女身上打扮则明显庄重典雅得多,一袭剪裁合身的西装套裙,脸上着有淡淡的妆容,鹅蛋脸,杏眼柳眉,樱桃小口,瞧她生的这一张几无瑕疵的脸庞,完美的诠释了中国古时候用来形容绝世美人的那所谓的“三庭五眼”的苛刻标准。

  那两位年轻女孩虽说搁在外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女,可哪怕是她俩再怎么样的穿衣打扮,精心捯饬,往这正装女人身边一站,还是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的同情感觉来。

  两个女孩一身上下全是名牌,一看就知道家世颇丰,自然也不会是什么从乡下来的傻姑娘,平日里两女经常是谁都不服气谁,可今儿个因为身边还有个跟她俩完全不在一个级数上的大美人待在一块,她俩却是难得的同仇敌忾起来。在陈扬这间大办公室里头自顾自的嘻嘻哈哈的说着小话,正眼也不瞅身旁这位把她俩一路带过来的大美女姐姐一眼,无视人家的存在也就罢了。偏偏她俩还时不时的从口里头蹦出几句口音颇怪异的法语单词,看似在讨论某某时装发布会又或者是某某大牌奢侈品今季推出的最新品,仗着别人听不懂一样,在肆无忌惮的调侃嘲笑着身边这位脸上一直保持着温润笑容的大美女姐姐。

  这位大美女姐姐的法文造诣那绝对是专业级别的,对奢侈品的研究跟这俩俗妞更加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家里认识的几个女人哪个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教授级人物,真要是随便从家里拎出来一只过时包包恐怕都会让这俩俗妞瞪大眼睛合不拢嘴。

  不过她此刻却一直是以一种很端庄的姿势淡笑着坐在沙发上。虽然猜到这俩傻妞是为何缘故打从京城过来的这一路上就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但她心里头也确实生不出任何气恼之意。一是她心性一贯平和淡然,不喜与人争锋,二是她也确实经历太多因为自己的美貌而拉来仇恨值的破事儿,早就习以为常了。

  “陈书记。人我也帮您领过来了,没其他事儿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喝了几口热茶,这美女便笑着跟陈扬招呼一声,打算要告辞离开了。

  只是这个时候倘若你稍微细心点的话,你会轻而易举的便察觉得到,这位被两个年轻女孩所不爽的美女此时看向陈扬的目光中却流露出一丝微微泛酸的古怪味道来,口中说着告辞离开的话,可却连身子也没有站起来。一直端坐在沙发上,说完话之后甚至又拿起茶杯小口的抿起茶来。

  如果你能发现这个,那么就会觉得这个美女此时的言行颇让人有点觉得怪怪的了。也是。你说她不在乎那俩傻妞怎么评价讨厌自己吧,偏偏每当陈扬把目光盯在那俩傻妞身上的时候她会悄悄的抿一下嘴唇,而当陈扬把目光转过来,看向她的时候,她却又是一本正经的故意把目光挪开,不跟陈扬看向她的目光有任何丝毫的交流。

  对于人家一个大美女的告辞之言陈扬左耳朵进马上就从右耳朵出了。看也没看过去,目光依旧是在那两个完全没把他这间书记办公室当回事的俩傻妞身上转悠着。随口就回了一句:“那行,那辛苦你了,闵主任,你先去休息吧。”

  看到陈扬这副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样子,美女气得差点没一口热茶直接喷出来,她忍不住恶狠狠的想到,哎,陈大书记,你是不是官儿当得脑子都烧坏掉了,审美观完全扭曲了吗?你老盯着她们做什么?难道我还比不上她们两个漂亮吗?还是你现在嫌我人老珠黄了?哼,真没想到你陈书记居然也是这种货色,看到人家女孩子年轻点,长得周正点,眼睛就挪不开了!

  美女在肚子里肆无忌惮的腹诽着,却是一点要走的意思也没有了,冷不丁的重重干咳了一声,这才总算是把陈扬的目光给吸引了回来。

  大美女愤愤然的暗自想到,显而易见,她却不是别人,正是此次来华海公干的闵柔了。

  闵柔此行是跟部里的几个同事一块过来的,当然了,她此行要办的具体事情自然还惊动不到陈扬这个层次,也就是跟华海市委组织部做些工作方面的交接联系就行了,而她之所以出现在这儿,则是因为临离开燕京之前,陈扬却是突然一个电话打给她,让她顺便带着几个燕大学生过来,她也不清楚是谁,按陈扬给的信息联系好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一男二女,女的自然是眼前这俩俗妞了,而另外那个男的则是一个叫王京的燕大在读研究生,王京前面有点其他事情没跟着上楼来,她就先领着俩俗妞过来了,本来久别重逢的喜悦也很快就被陈扬对她不冷不热的态度给冲淡了不少,加上自打进这间办公室之后,陈扬那好奇玩味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俩俗妞身上。这更是让她醋意横生,心里头酸溜溜的不是滋味儿。

  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闵柔却是官场老手。脸上神色丝毫不露痕迹,一脸公式化笑容,对陈扬客气道:“呵呵,陈书记,我差点忘了,临来华海前,于部长还特地给我交代了一下。让我亲自把一份重要文件转呈给您。”

  闵柔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起了弥天大谎,说罢。还煞有介事的真就从身旁抽出一只黄色的档案袋来,站起身,朝陈扬办公桌落落大方的走了过去。

  陈扬这种官场老狐狸岂是这么容易上当受骗的,只一眼便看穿了闵柔的小把戏。不过他也不揭穿,而是笑着指了指办公桌面:“行了,就搁这儿吧,我待会有空再看。”

  闵柔气得差点没当场吐血,她本意是希望陈扬借着要看文件的机会把那俩傻妞给赶走的,可谁知道陈扬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难不成他还真看上了那俩女孩子不成?

  但没办法,有外人在场,闵柔也只能是把心里的不快和郁闷死死摁住。慢腾腾的把档案袋搁在陈扬桌面上,一本正经说道:“哦,是这样的。陈书记,于部长特意交代过,您看完文件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就由我来向您解释。”

  陈扬肚子里好笑,却不点破,而是笑着摆了摆手道:“呵呵。你这个同志,怎么?我一个书记不清楚的地方还需要你来给我解释啊?”

  闵柔已经被陈扬搞得快当场失控了。可还没等她失控,陈扬却是莞尔一笑道:“呵呵,闵主任,我开个小玩笑,再说了,我真要有弄不清楚的地方我不会给你们于部长打电话啊,好了,你一路过来也辛苦大半天了,赶紧去招待所里休息一下吧。”

  闵柔闻言简直是欲哭无泪,本来还想再扯点什么理由硬留下来的,可一想到陈扬这态度,她气不打一处来,终于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了,好看的眸子恶狠狠瞪了一脸微笑的陈扬一眼后,一句话说不出来,转身就蹬着高跟鞋离开了陈扬办公室,出门的时候,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很是使劲的用力把办公室门“嘭”的一声给带上了。

  在秘书办公室的林刚自然是认得闵柔的,看到闵柔火气颇大的从老板办公室走出去,他心里头暗自纳闷,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暗想老板的家务事自己还是少掺和为妙。

  不过他还是赶紧从座位上起身,一脸笑容的迎上去,对闵柔道:“闵主任,要不您先在我这儿坐坐,我这就去给您再泡杯热茶?”

  闵柔却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一下爆发出来:“还喝什么茶啊,气都快被那死人给气饱了!”

  说完之后,看着目瞪口呆瞧向自己的林大秘书,她才惊觉自己失言,俏脸腾的飞起两抹红晕,低着头,赶紧急匆匆的冲出了办公室。

  直等到闵柔逃也似的离开后许久,林刚才从目瞪口呆中缓过神来,他张了张嘴,使劲咽了好几口唾沫,才算是恢复了正常状态,随即连连摇头在心里默念起来:“我什么也没听到,是的,我什么也没听到.......”

  陈扬自然不会知道自己的女人在外面出了个洋相,也幸亏是在自己亲近的身边人跟前出的洋相,否则想必又会引来不少八卦人士的恶意揣测了。

  不过此时的他倒也没有闲着,把闵柔请走之后,他却也没有像闵柔想象的那样真对这两个燕大女学生怎么着,只是看着这两个女孩子,有些纳闷的想到:“究竟哪一个是人王主任的儿媳妇呢?又或者,王京那小子给他家老头子领了俩媳妇回来?”

  说实话,就这两个女孩子的个人素质而言,自然是入不了陈扬法眼的,只是因为陈扬跟中办主任王云的私交还算不错,他才会多事的替人王主任多瞅几眼人儿子的女朋友,只是他得到的信息是王京会带女朋友到华海来实习,却没想到一来来了俩,这才会让陈扬也难得的小小八卦了一下子。

  说起中办主任王云的儿子王京,陈扬之前倒也见过一回,因为同是团系背景的身份。以及同为校长信任器重的得力干将的缘故,陈扬每次过年的时候几乎只要抽得出时间总会跟王主任聚聚,算是联络一下感情。也去过王家几次,不过陈扬对王云的儿子印象却不是很深,主要也是因为王京平时极少在家,又好玩儿,虽说在燕大读研究生,可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典型二代衙-内,吃喝玩乐的本事一流。真正拿得出手的本事却没见有多少。不过这也是别人的家事,别人怎么管教儿子跟陈扬也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次王京到华海来。主要是跟的导师要在华海搞一个课题研究,不久后还要在华海搞个小规模的论坛,他就跟着导师一块过来了,王主任跟陈扬私交不错。就亲自打电话给陈扬让他帮盯着点自己的宝贝儿子,显然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主儿,要真没人罩着,估计出了事后悔都来不及。

  陈扬最烦的就是这种破事儿了,可一来他跟王云私交不错,二来王云的职务地位在政坛里举足轻重,校长的大管家,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有史以来。历任中办主任都会成为长老之一,从来没有例外,显然。这王主任在下一届入“局”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将来陈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仰仗人家王主任的,这点面子总得给别人的。

  好在王京来这里勉强算是来工作的,倒不是纯粹是来玩的,时间也不长,顶多就半个月。因此陈扬也没太真当回事,反正只要这家伙不整出点什么天怨人怒的事情来。想来自己都能轻松摆平。

  看着这俩姐妹花在自己这个堂堂书记办公室里嘻嘻哈哈的胡闹着,陈扬心里头更是反感不已,若不是这里面有王主任的未来儿媳妇,他早让人轰出去了,不过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证实了陈扬对王云那宝贝儿子的看法,人以群分嘛。

  看着这俩女孩实在有点不像话,陈扬正打算叫人撵她俩先出去候着了,可就在这时候,门口被人推开,只见林刚领着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走了进来。

  王京好歹是官宦世家子弟,打小也算见过世面,加上之前跟陈扬也见过,这时就很自来熟的主动问候了一声:“陈叔叔,您好,我是王京。”

  王京却没有依言坐下,而是随口说道:“陈叔,我看我还是不打扰您工作了,您先忙着,呵呵,来之前我爸还特意交代过,陈叔您是大忙人,让我没事别来烦您呢。”

  陈扬对其没什么好感,但也谈不上什么恶感,既然他没心思留下来聊聊,陈扬也不勉强,笑着点点头道:“那行,不过啊,你也别听你爸的,真要是在华海遇上了什么为难事儿,千万别怕给你陈叔叔添麻烦。”

  几句客套话说完,王京拍屁股走人,连带着那俩早待着不耐烦的女孩子也一块走人了。

  坐在办公桌前,陈扬忍不住暗暗摇了摇头,这小子别看一本正经的,看来也是个能闯祸的主儿。不过老子英雄儿狗熊的事情陈扬见得不少,倒也不以为意,转瞬间就把王京给扔到脑后去了。

  这时,林刚再次敲门而入,手里拎着只开水壶,走到陈扬办公桌前,一边给陈扬茶杯里头添热水,一边小声说道:“书记,我刚才好像看到这个小伙子是从政府大楼那边方向过来的。”

  陈扬闻言眉毛轻轻一跳,没说什么,只是端起茶杯,躺靠在大班椅上浅浅的泯了一小口滚烫的热茶。

  市委大楼楼底的停车场里,此时王京领着两个女伴正嘻嘻笑笑的走向一辆黑色的法拉利敞篷跑车。

  嘀的一声,王京摁响了法拉利的警报器,很快,车门缓缓打开,王京一改方才在陈扬办公室里那副谨慎的笑脸,很是牛叉的冲俩女伴打了个响指,玩世不恭的笑道:“走吧,屁事总算办完了,咱三个先兜趟风去。”

  两女嬉笑着跳上了车,其中一个女孩一上到车里,就娇声抱怨起来:“京少,你前面去哪里磨蹭那么长时间啊,害得我跟薇薇在那老古董的办公室里等了大半天,闷都快闷死了呢。”

  “能干啥去啊,还不是先去拜了另外一尊菩萨。”王京边发动车子,边随口回道。

  “嘻嘻,京少,没想到你还真挺能装的,刚才在那老古董的办公室里瞧你跟人说话那样子,一口一个陈叔叔的叫着,我都差点认不出来是你这个风流倜傥的大少爷了呢。”叫薇薇的女孩子在一旁取笑道。

  “切,要不是老头子逼我,真当我愿意跟那货瞎墨迹啊,有那时间咱仨一块风流快活不知多爽呢!”王京一脸不屑的说道。

  “呵呵,京少,我觉着人家也不见得愿意搭理你吧,你没见你一说要走,人家拦都没拦就直接开门送客咯。”薇薇笑嘻嘻的继续挤兑王京。

  别看王京一副无所谓的公子哥做派,但薇薇一句无心的话语还是让他心里头很是不爽,对比一下确实也是,前面他先是到了市长林坤的办公室,本来也是没两句话就要离开的,可人林市长那个热情客气啊,硬是把自己多留下说了十多分钟的废话,反观陈扬这边,看着客气实则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距离感,总之让他心里很有点不是滋味儿。

  想到这儿,他顿时莫名火起,故作恶狠狠的样子瞪着身旁的女孩:“你这骚-娘们,是不是又欠-操了,信不信哥们就在这车里头把你给戳个稀巴烂!”

  “嘻嘻,好啊好啊,人家下面可是痒了好久了呢!”薇薇完全没有一个自尊自爱的女大学生的样子,一脸淫-荡之色。

  另外一个叫西西的女孩见状,也不甘示弱的撒娇道:“京哥哥,你好偏心哦,人家也想要嘛.......”说着,她更是完全不顾现在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一根手指伸到了嘴里舔了起来,另外的一只手也没闲着,居然伸到裙子里自摸起来......

  王京看得那叫一个热血沸腾啊,草的骂了一声:“得,还兜个毛的风啊,咱们直接回酒店干起!”跟着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又问向两女孩道:“哎,对了,跟咱们一块过来的那个闵主任呢?她不是应该跟你俩在一块的吗?”

  “京哥哥,你坏死了,不许你提起那个矫情的贱人了!不然西西就不让你玩儿了。”西西气鼓鼓的停下了自摸的手。

  一旁的薇薇也马上同仇敌忾的粘了上来,搂住王京的脖子,在他耳畔吹了口气,腻声道:“京少,你这个没良心的坏家伙,难道我们姐妹两个还不如那个贱人么?”

  王京嘿嘿干笑着享受着美女的服务,同时却又有点不屑的想到:“草,就你们这俩货色,别说两个了,就算你们一百对姐妹花跟那姓闵的女人比起来,连给人当丫鬟倒夜壶都不配,哥们要不是暂时还没抽出空来去泡那大美妞,能有你这俩小骚-货啥事啊!”

  想到这儿,他脑子里不禁又浮现出了闵柔那漂亮妩媚的脸蛋,性-感妖娆的身段来........

  闵柔当然不知道自己又无辜的被别人yy上了,不然的话,恐怕她立马得恶心死了。不过她这个时候也没干别的,却也正好在yy别人,只不过,她yy的是跟她有过肌肤之亲的心上人,并且打从离开陈扬办公室之后就一直在肚子里腹诽开了,什么坏蛋,没良心的,臭男人,大色狼等等的话说了一路,总之没一句是好话。

http://trejoramos.com/bianzhan/65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