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变战 >

对伊朗之战不可避免?美多数专家认为:“不会”

发布时间:2019-06-07 13: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参考消息网6月2日报道 过去几周,美伊关系日趋紧张,直接因素是特朗普政府决定在退出伊核协议一周年之际对伊朗实施新的制裁。其间,美国向中东地区派出一支航母战斗群,以此向伊朗发出威胁。

  与此相应,伊朗给予欧盟60天的时间,以“挽救”原先达成的核协议,60天之后,他们将停止遵守该协议。

  就此,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网站记者奥姆里·纳赫米亚斯近日走访华盛顿智库和政界,他得到的答案显示,受访美国专家普遍认为美伊都不希望直接开战,但双方接下来能否如美国所愿重启谈判,前景仍然不甚明朗。参考消息网现编译文章如下:

  新美国安全中心中东安全计划的高级研究员伊兰·戈尔登贝格告诉《耶路撒冷邮报》记者说,美国应该不希望眼下发生一场危机,而伊朗会再次缓慢推进其核武计划。

  他说:“从根本上来说,谁会真的想发生直接军事冲突?如果美国人带头冲锋,我认为内塔尼亚胡总理会说没问题;如果以色列人带头,我认为特朗普也会说可以。但我认为无论是内塔尼亚胡还是特朗普,都不希望在这样重大的冲突中单打独斗。所以,这算是好消息。坏消息是可能总是有误判。”

  美国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高级副总裁乔纳森·尚策则认为,直接军事对抗并非一种选项。

  他告诉《耶路撒冷邮报》记者说:“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曾说过,‘现在与美国开打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非对称的,另一种是通过和叛乱。伊朗会摆好架势与美国打一场常规战的想法是不靠谱的’。”

  尚策说:“(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洪博培谈到航母战斗群时说它们是十万吨级航母外交。一旦将其付诸实施,那就可能改变对手应对你的方式。他们会更害怕,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影响力。希望我们在这里所谈论的施加金融压力和部署军事力量的背后,不是为了要开战,而是为了施加影响力,我们可能会开始看到一些转变。”

  然而,如果两国间不发生战争,那会发生什么其他情况?伊朗有没有可能就新的核协议与特朗普政府展开谈判?

  参议员鲍勃·梅嫩德斯认为,现在是谈判达成一个新协议,以解决原先核协议缺陷的时候。

  他说:“局势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这可能变成一种机遇。我想把(伊朗总统)鲁哈尼的话换个说法——‘行,你想开启谈判?我们也想’。”

  尚策认为,只要伊朗人认为他们会从谈判中得到些好处,他们会回到谈判桌,但是,“眼下很难想象会进行富有成果的谈判,除非伊朗政府愿意改变”。

  哈得孙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迈克·普雷金特持不同看法。他认为,现在不是谈判达成新协议的时候。

  他告诉《耶路撒冷邮报》记者说:“现在是时候对伊朗继续进行极限施压,并密切关注他们在今后18个月里有什么动作。每个月美国都将对伊朗的个人和实体实施新的制裁。”

  普雷金特说,到选举发生时,“如果特朗普竞选失败,总统候选人将有足够影响力与伊朗达成一项可以获得国会通过的核协议。之所以可以作为一项条约获得通过,是因为它将解决弹道导弹问题,解决问题,解决‘落日条款’问题,它还将解决核查等所有问题。但现在不是时候。”

  问题依然是,欧盟是否愿意从恶性通货膨胀中拯救伊朗经济并由此挽救伊核协议。普雷金特认为,欧盟不会自愿拯救鲁哈尼。他说,伊朗正在对欧洲进行威胁,呼吁欧洲投资伊朗经济,否则伊朗将加速推进其核计划。

  《耶路撒冷邮报》网站总结认为,如果普雷金特的判断是对的,欧盟不会急忙拯救伊朗经济,这就意味着60天后人们会看到伊核协议终结。很难预测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显而易见的是,特朗普政府会毫不犹豫地使用新制裁和外交手段对抗伊朗。不过,这是否会促使伊朗回到谈判桌前,还有待观察。(编译/宋彩萍)

  参考消息网5月26日报道 外媒称,在与伊朗的冲突中,美国政府计划向该地区派遣更多军队。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在华盛顿表示,那涉及约1500人,他们将主要执行“保护”任务。

  据德国《商报》网站5月24日报道,特朗普再次指责伊朗领导人在全世界散布。他还说:“我不认为伊朗想要打仗。我当然不认为他们想和我们打仗。”他强调,不允许伊朗获得核武器。

  特朗普24日说,美国将向中东增兵约1500人,主要承担“防御任务”。(新华社)

  美国总统23日还在说,尽管与伊朗发生危机,但他认为目前没有必要往中东派遣更多军队。

  另据美联社5月24日报道,美国将在未来数周中增派军队和十几架战斗机前往中东,以遏制伊朗的活动。五角大楼官员24日首次公开指责伊朗制造了近期阿联酋附近的油轮爆炸事件。

  美国总统特朗普24日告诉记者,作为本月开始的增兵行动的一部分,1500名美军将“主要起保护作用”,以应对来自伊朗的威胁。

  报道称,过去三周以来,美伊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加剧。特朗普政府指控伊朗即将对美发动袭击,并突然将海军战舰部署到中东。这些举措让国会议员感到不安。有人担心,美国会同伊朗爆发公开冲突。

  据报道,24日宣布的部署行动包括一支由12架战斗机组成的中队、载人或无人侦察机,以及大量军事工程师,以加强对军队的保护。此外,一个由4个“爱国者”导弹连构成的营原先计划离开中东,现在已经受命留下。这次部署涉及的军队总人数约1500人,其中“爱国者”导弹营约有600人。

  参考消息网5月26日报道 外媒称,美国国务院批准向盟国出售武器以对抗伊朗。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25日报道,美国国务院24日公布的一份声明称,国务卿蓬佩奥指示国务院批准向约旦、沙特和阿联酋出售81亿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9元——本网注)武器的交易,以对抗伊朗。

  声明称:“今天,我决定根据《武器出口管制法》第36条,责成国务院尽快完成正式宣布所需要的工作,完成22项向约旦、阿联酋和沙特出口总价81亿美元武器的交易,以遏制伊朗的侵略并打造伙伴的自卫能力。”

  他强调:“这笔交易将支持我们的盟友,加强中东地区的稳定,并帮助这些国家遏制和保护自己免受伊朗的入侵。”

  另据德新社5月24日报道,美国政府把与伊朗的紧张关系作为理由,绕过国会向沙特、阿联酋和约旦启动武器出口。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地时间24日在华盛顿说,鉴于和伊朗的危机,他使用例外条款让价值约80亿美元的武器出口立即成为可能。美国国会通常在武器出口方面拥有发言权,并且可以阻止出口,向沙特出口武器在美国国会中尤其备受争议。

  蓬佩奥抱怨说,政府早在大约18个月前就向国会提交了多项武器出口计划,但国会没有采取行动。鉴于与伊朗的危机,国会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拖延是不可接受的。

  蓬佩奥说,给上述国家提供武器对于震慑伊朗在该地区的侵略行为和维护中东的稳定是必要的。因此,他使用了关于紧急状态的法规。根据相关法规,在美国国家安全利益受到影响的情况下,即使未经国会同意,政府也可以启动武器出口。蓬佩奥认为,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此外据法新社5月24日报道,美国特朗普政府24日宣布再次向沙特和阿联酋出售武器,理由是“伊朗侵犯”,旨在绕过越来越反对利雅得态度的国会。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证实,依靠“紧急”程序来解禁22个悬而未决的军备合同。这些合同还涉及约旦,总额约81亿美元。

  蓬佩奥指责议员们近几个月来冻结为军用飞机的维护提供军需和支持,认为与这些阿拉伯国家的伙伴关系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基石”。

  据报道,美国国会4月初批准一项决议,敦促特朗普总统停止向沙特军队领导的联盟提供任何援助。沙特军队自2015年以来参与也门战争,打击受到利雅得和华盛顿的共同敌人德黑兰支持的胡塞组织反叛分子。而特朗普否决了该决议。

  但议员们极有可能像不久前所做的那样,反对再次向沙特出售任何武器。通常说来,如果国会在国务院发出通告后90天内不表示反对,出售武器便不受阻碍。

  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二号人物鲍勃·梅嫩德斯认为,政府“以无法解释的法律条款”为由要求指向明确的出口武器、不顾国会的意见并提到“伊朗多年行为不轨,却没有明确解释当前迫在眉睫的理由是什么”。

  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5月23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极限施压”获取外交成效的尝试,或许在朝鲜问题上取得了一些初步成功,但白宫迄今难以在伊朗问题上取得同样成果,而且对这两个国家采取该策略均可能适得其反。

  报道称,由于特朗普政府继续漠视2015年达成的伊核协议,并指责德黑兰密谋袭击华盛顿在中东的利益,美国和伊朗这对以往关系不时紧张的宿敌似乎陷入了新僵局。

  在伊朗受到越来越多制裁,以及一个美国航母“无敌舰队”被调往一个本就十分紧张的地区的背景下,情况与特朗普2017年对朝鲜采取的强硬姿态存在相似之处。

  美国军备控制协会核不扩散政策主管凯尔茜·达文波特说:“在伊朗和朝鲜问题上,特朗普似乎都认为,最大限度施压将促成一项满足美方所有要求的协议。但制裁是一种手段而非策略,只有辅以承认谈判不是零和博弈的持续外交姿态,制裁才能发挥最大作用。”

  达文波特说,虽然朝鲜和美国曾尝试举行谈判,但“平壤和德黑兰如今似乎处于同种境况,不愿与华盛顿接触,除非特朗普改变苛刻要求并表明他可以成为一个可靠的外交伙伴”。

  报道称,美朝关系去年显现的脆弱缓和局面并不是在特朗普发出“火与怒”威胁之后很快出现的。直到平壤此前无视华盛顿的警告,再次进行核试验并发射洲际弹道导弹,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才决定在次年(2018年)年初给和平一个机会。

  据报道,尽管金正恩有近一年半时间没有再主动采取这些举动,但他确实曾在本月早些时候两次测试射程较短的武器,此举可能表明他对特朗普不愿在解除制裁方面让步越来越不耐烦。特朗普政府主张,在美方作出任何让步之前,朝鲜应进行“彻底、可验证和不可逆的无核化”。

  特朗普希望对伊朗采取类似策略。伊朗没有核武器,并且否认曾寻求制造核武器。为解除国际制裁,德黑兰2015年与美国以及中国、欧盟、法国、德国、俄罗斯和英国达成一项协议,但特朗普政府认为,该协议不足以解决伊朗涉嫌支持好战组织以及进行弹道导弹开发的问题。因此,尽管该协议仍然得到其他签署方支持,但白宫径自退出了协议。

  达文波特说:“离开谈判桌的是华盛顿,并非德黑兰。过去一年,特朗普政府千方百计阻挠核协议规定给予伊朗的任何好处。特朗普声称这种策略会迫使伊朗进行谈判,但他的方法已彻底失败。”

  达文波特说:“这导致美国与其他国家疏远、破坏了美国与关键盟友的关系,并迫使伊朗宣布不再受核协议设定的某些限制的约束。”

  她指出,美方这种策略已经“引发了关于美国是真的有意达成一项新协议,还是政权更迭实际上才是美方最终目标的合理疑问”。

  参考消息网5月25日报道 外媒援引多名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话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拟于6月访问伊朗,并已就此展开讨论,将结合本月25日访日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意向作出最终判断。

  据共同社5月24日报道,若此访得以实现,安倍计划为缓和美伊对立导致的紧张局势与伊朗领导人进行沟通。

  报道称,如果安倍此访能够成行,他将成为自1978年福田赳夫之后近41年来首位访问伊朗的在任日本首相。日本力争借助与美伊双方的良好关系促进中东局势的稳定,安倍考虑要求伊朗继续履行伊核协议。

  报道称,安倍5月24日在官邸会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围绕伊朗局势交换了意见。关于考虑访问伊朗一事也可能成为议题。

  本月16日,安倍与到访的伊朗外长扎里夫举行会谈,维持着与伊朗的友好关系。2018年夏天安倍也曾打算访问伊朗,但考虑到特朗普的态度等最终放弃了计划。

  报道称,特朗普政府从2018年起在退出伊核协议的同时加强施压,重启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伊朗也采取部分停止履行核协议等对抗措施,局势日趋紧张。

  【延伸阅读】美媒忧特朗普政府将对伊朗开战:华盛顿已变成“战争贩子”的天堂

  参考消息网5月24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5月21日刊登作者保罗·皮勒的文章,题为《华盛顿已变成战争贩子的天堂》。文章称,目前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正处于危机之中——双方爆发战争的风险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这种氛围完全是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和行动造成的。

  文章称,指出这一点并不意味着当前的危机和伊朗政权的行为毫无关系。相反,那意味着如果特朗普政府不把对伊朗的执念变作不断煽动敌意和紧张气氛的行动,那么这种氛围本就不会出现。如今,这样的行动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中最突出的主题之一。

  文章还称,如果没有这样的行动,如果特朗普政府没有攻击《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限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那么伊朗将继续履行这个协议所规定的义务,伊朗获得核武器的所有可能途径都将继续关闭。在磋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期间所建立的沟通渠道也将继续存在,可用于处理其他问题并化解任何可能升级为战争的事件(就像上一届美国政府所做的那样)。简而言之,那就不会出现新的威胁和危机。

  然而当前有关伊朗的一些言论听起来不仅像是出现了某种新威胁,而且还声称伊朗政权是这种威胁的始作俑者。造成这种误解的原因至少有7个。

  一个原因是对伊朗的妖魔化。这导致无论眼前的问题是什么,美国都会带上有色眼镜去看涉及伊朗的一切事情,从而产生持久和普遍的怀疑。

  第二,也跟妖魔化有关的是,这些有关伊朗的言论非常草率粗心,即便是主流媒体也未能幸免。这些倾向包括:重复特朗普政府的声明却从不质疑它们,在国际社会已经证实伊朗在几年前就结束了核武器计划的时候仍然习惯性地使用“伊朗核武器计划”之类的措辞。

  第三是特朗普政府发出挑衅和伊朗作出回应之间存在一个时间差。美国政府在一年前就放弃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从那时候开始它不仅对伊朗发动经济战,也对任何跟伊朗正常做生意的一方采取行动。如果德黑兰当时宣布不再受协议限制规定的约束,那么挑衅与回应之间的联系,以及随后出现的任何危机的真正根源就会变得更加明显。但事实是在之后的一年里,伊朗政权仍在履行这个协议。在此期间,大部分民众和多数国会议员不再提起这个话题。如今伊朗领导人说他们的耐心已经耗尽,并称如果无法兑现协议约定的经济好处,他们就可能越界。对一些较粗心的人来说,这听起来就像是伊朗人在煽动一场危机。

  第四点,也可能是最有影响力的一点是,特朗普政府发出所谓的“新威胁”言论,同时部署军事资源和其他武力威胁。

  文章指出,有关伊朗构成新威胁的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或许永远不会出现,但即便没有这样的证据,特朗普政府也能影响公众对伊朗的态度,达到预期中的效果。这就到了第五个原因,那就是大肆宣传伊朗威胁论——甚至没有任何证明这一点的信息——会影响到人们的对伊态度。值得铭记的是,小布什政府曾让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相信,萨达姆·侯赛因政权直接参与了9·11事件。如今也在发生类似的事情。

  第六个原因涉及到伊朗真正、而不仅仅是想象中的行动。伊朗人目前面临着美国发动军事袭击的明确威胁。他们听到来自华盛顿的大量敌对言论,看到美国在他们的后院进行军事部署,意识到特朗普政府中的掌权者欢迎与伊朗开战。伊朗人要为美国的袭击做好准备和制定对策,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事实上,从确保伊朗安全的角度来看,不为此做好准备才是不负责任的。进行这些准备工作并不意味着伊朗有意发起敌对行动,但收集到关于此类的信息会给美国国内的“伊朗威胁论”火上浇油。

  第七个原因不如其他原因那么确定,而且涉及到伊朗发起一些小规模行动的可能性,即使对方只是为了发出一个信号,表明在美国的敌对和施压下,伊朗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种可能性的一个版本是,伊朗可能会利用唐纳德·特朗普不想卷入新中东战争的愿望,推行它自己的一些边缘政策。(编译/杨雪蕾)

http://trejoramos.com/bianzhan/8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